關於部落格
香港一些左翼網友策劃的網絡期刊,探討文化、學術和社會話題,不定期出版,歡迎投稿。
  • 39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現代經濟學的幾個問題

為何人的慾望一定是無限的﹖事實上,甚至心理學也無法證明人是欲無止境的,經濟學又如何印證「人心無厭足」呢﹖ 或許這一切,與經濟學本身的局限性有關。經濟學與化學物理有所不同,不少經濟活動產生的因素根本無法量化,以致整個理論立論本身就充滿著缺陷,很多經濟活動也無法作出合理解釋。 重回欲無止境的假設,如果所有人均是欲無止境,經濟學如何解釋人類自殺呢﹖經濟學是如何解釋人類為何賭博呢﹖經濟學是如何解釋人類為何進行無償捐獻呢﹖經濟學如何解釋出家人的行為呢﹖ 賭博問題 假如人是理性人,而他們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賭博這種經濟活動如何解釋呢﹖閣下指出「賭博的人會預期他能勝出的機會率, 若果勝出機率乘以上面所說的兩項回報的價值是高於落敗機率乘以押金代價的價值, 那該賭徒會押注.」,不過非金錢性回報無法量化,當中涉及每個人存在的不同心理狀態和素質。這種心理狀態和素質的不同,就足以證明人不是理性人,而人亦會在心理狀態出現變動,或受外圍環境影響,而做出「不理性」的經濟行為。當然,在這情況下,從事這種經濟活動本身,就不是追求利益最大化。 無償捐獻問題 或許有人會說,一些人進行捐獻,目的旨在換取名譽或扣稅優惠。除了扣稅優惠,利用捐獻換取名譽是一種無法量化計算的東西,而能夠換取名譽或扣稅優惠的捐獻行為,通常都是大額捐獻,至於捐錢給乞丐,則是無名無扣稅,這種行為經濟學就難以解釋。原因是捐錢背後存在著一種價值觀,或者道德觀,道德價值觀是無法量化的東西,不過會影響的心理狀態,從而化為行動,這種行動本身通常都是無法做到利益最大化的。 同樣道理,坐巴士讓座也是無法解釋的經濟行為,坐巴士要付車資是經濟活動,坐巴士能否有位坐是以先到先得的方式得到的。因此坐巴士先來者有位坐是應得的,若談個人利益最大化,先來有位者絕不會讓座給後來者。可是有些人卻會讓座給後來者,這就是經濟學無法解釋的行為。讓座的行為令他有「損失」,或許閣下認為有非金錢性回報(例如自我感覺良好),不過「自我感覺良好」屬非理性範疇,這是顯然易見的。 反觀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它主張性善說,就是說人有惻隱之心,所以有時會做出捨己為人﹑捨身成仁的事情。然而,捨身成仁明顯是經濟學無法解釋的行為,而捨身成仁本身,絕對違背利益最大化的原則。當然,大家可以說,「如果一個人不極大化利益, 他們就會在這世界上消失」。不過,之前指出的捐獻和讓座行為,都不是利益最大化的行為,不過他們卻不會在這世界上消失。換言之,不能做到極大化利益就會消失的推論,就難以自圓其說了。 自殺問題 或許有人認為,自殺不應劃入「經濟活動」。然而,站在宏觀經濟學角度來說,一個人自殺是人力資源流失,亦即生產力的減少。站在微觀經濟學來說,一個人自殺是連自己都不要了,生無可戀即意味著對所有東西的需求(demand)或數量需求(quantity demand)都是零...既然d同qd都變成零,又如何「欲無止境」呢﹖ 假設錯誤背後的社會問題 當然,現代經濟學的發展,是與古典經濟學,乃至整門社會科學誕生的歷史有所關連,沒有十六世紀的反抗宗,就沒有後來主張理性化的啟蒙運動,沒有啟蒙運動就沒有現代社會科學,所以理性化是社會科學的根本。古典經濟學之前亦非獨立學科,而是附屬於哲學和倫理學之下解釋人類社會經濟活動的學科。或許,正因為經濟學對不少人類活動無法進行解釋的局限性,所以後來才有心理學的誕生。 雖然經濟學本身存在局限性,但是我們並不能抹殺經濟學的學術價值。不過,當中有一點卻是讓人感到奇怪,香港的大學經濟學系或中學的經濟學教材,一面倒向古典自由經濟學派傾斜, 到大學則是經濟自由主義作為主流,不要談並非主流的馬克思經濟學,連凱恩斯派在大學的空間也不大。從學術角度來說,香港經濟學系的發展是不健康,甚至是畸形的。當然,這一切可能與香港的經濟發展長期鼓吹自由經濟有關。 只是香港經濟學一面倒的宣揚古典自由經濟學的理論,而這套經濟學理論則是建基在「人是慾無止境」這個無法驗證的假定,不禁令人覺得經濟學將自私和貪得無厭正當化,這種情況確實令人感到憂慮。 因此,我們必須重申這只是一個假定,我們不能將此當作人類一定是這樣,人就是自私和慾無止境,人就只會將利益最大化,將某些經濟學假定當作是事實及事實的全部,甚至是人的本性。因為,這絕非一種客觀的學術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